魔兽RPG百科

广告

魔兽争霸背后的故事(二)

2011-04-19 15:06:29 本文行家:perhaps_109

魔兽背后的故事

(1)混乱之治第一章  
  “小城护卫战”结束时,有一个小孩子问他:How about the people who were taken away?(那些被兽族捉走的人怎么办?)这时,高大的阿尔塞斯低下头对孩子用那种温柔而又坚定的语气说“Don't worry son,I will bring them home.”(别担心,我的孩子,我会把他们带回家的。)在他的声音中听不到一点贵族的骄傲和战士的狂妄,有的只是对人民的一片无私的热爱。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一次捉弄:兽族背离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战争准则,杀了乌瑟尔派去谈判的他的两个最优秀的骑士,令他们悲愤不已。  
  紧接着是第二次捉弄:接下来阿尔萨斯并没能救回那些村民----剑圣在最后一刻杀光了所有的人质,使他无法完成对小孩的诺言。  
  看得出来,阿尔塞斯对这两件事没有办好都有相当挫折感和负疚感,尽管这并不是他的错。  
  (2)混乱之治第三章  
  人类王子第一次看到了不死族的怪物。大家可以细细品味一下他看到骷髅战士时的那句话:“What the hell is that?”(那些究竟是什么?)的语气,他的声音中与其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惊恐----毕竟,他无论如何勇猛,但终究也只是个初经沙场,自小在皇宫里享受慈爱和幸福的年轻人。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三次捉弄:人类对恐惧的反应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逃避,一种是拼死一战。暴雪公司对这点拿捏得极准,而阿尔萨斯明显属于后者,他后来之所以发疯似追杀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一半是愤怒,一半也是为了结束自己的恐惧根源,也许他天真的以为梅尔甘尼斯一死,那些可怕的不死怪物便会随之从他的恶梦和生活中消失。  
  (3)混乱之治第四章  
  杀克尔苏加德那一章中,有一只装在笼子里的食尸鬼,它不会攻击人,只会胆怯地四处躲避,当鼠标放在它身上时,会变成黄色的非主动攻击模式。这是WAR3中唯一一只不会主动攻击人的食尸鬼宝宝,你们可曾注意到它的名字?  
  它叫TIMMY,就是第一章里那个被阿尔萨斯拼死从狼人手中救出的天真的孩子----显然他又走丢了,而他的母亲正在家门口等他回来,却不知他已经变成了食尸鬼。(那个母亲站在房子边上,如果你接近她,便会从房中跳出几只食尸鬼将她杀害,然后扑向你。这里有一个设计令我感到十分欣慰,就是你控制单位帮小TIMMY解脱的时候,他会掉落一个道具—优越之戒,力量,敏捷,智力各加1,这里,我觉得暴雪公司这么设计,是为了:奖励帮助无助的小TIMMY从不死族的控制中解脱的人)。  
  命运的第四次捉弄:也许暴雪公司实在没有多余的资金,以一部专门的动画来描述阿尔萨斯与食尸鬼TIMMY的重逢,但那一幕悲剧是很容易想像的。之前,阿尔萨斯帮助他的母亲从狼人那里解救了小TIMMY,可是当他再次面对小TIMMY时,小TIMMY竟然已变成了......原本自信满满,朝气蓬勃的他居然发现自己非但无法完成自己的诺言,甚至于都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第五章里,命运(或者说是暴雪公司)继续捉弄阿尔塞斯,他的亲密战友,无辜村民相继变身成了恐怖的丧尸,而我们这位曾经渴望以生命来保护国家人民的年轻王子,此刻却不得不惊恐万状地亲手杀死这些昔日的骨肉兄弟,子民……对此已无法评论,只能说,经历了连续5个章节的沉重打击,阿尔塞斯能憋到第六章里才发作,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第五章的结尾,阿尔塞斯强烈要求统领骑兵,与其说是对胜利的渴望,倒觉得那更像是他的一种潜藏的恐惧,毕竟面对憎恶之类的不死怪物,毕竟攻击力12-14,HP420的人族步兵太儿戏了。  
  第六章是阿尔塞斯最具争议的一章,倒觉得疯狂讨论不死疫病是否可以治愈,实在是很无聊,这本就是只是个虚构的病症,具体的医疗措施恐怕连暴雪公司也没考虑过,只是剧情需要这么编而已。也不必讨论.关键在于经历重重打击之后的阿尔塞斯,在此刻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了。 作为保护者,他已经失败太多次了,他救不了乌瑟尔的骑士,也救不了人质,救不了可爱的小TIMMY,也救不了小TIMMY的母亲,甚至于救不了生死同命的战友兄弟……他所能做的,只是坐看人民的死亡和蜕变,强烈的挫折感和负疚感,已经将他高贵的荣誉感打磨殆尽,作为一个初谙世事的年轻人,他本就不知道这种事情应当如何决择,而号称经验丰富,圣骑第一人的乌瑟尔这时却连主意也没拿一个,只是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官话“然后明哲保身地溜走了,却将这个要命的烫山芋扔在阿尔塞斯手上……对于既正处于人生低谷的阿尔塞斯而言,此刻既没有朋友帮着拿主意,又没有老师可以引导,一向仰为倚靠的老师兵变了,心上人也溜了,手下的军队人心浮动,紧压着心头上的还有一大群随时会尸变吃人的疯子和时隐时现的恐怖魔王……觉得不论事后怎样,但在当时他的确是别无选择的。 宁可让他们的灵魂在我的手中没有痛苦地升入天堂,也不让恶魔将他们的灵魂带入地狱。(更何况,变成的僵尸后会咬死更多的人.你没看见,西尔瓦娜斯想求死也还求不来呢,可见变僵尸远不如安乐死来得痛快。)谁敢说在那种千均一发,生死一线的时刻,这种决定是错的——换了是我,我只怕杀得更多。于是阿尔塞斯做了他该做的事…… 必须要承认,屠城这件事是对阿尔塞斯的终极打击.我们可以看到阿尔塞斯真正的蜕变从此时起已经开始了。他也许已经隐隐地意识到命运似乎根本就不允许他做一个保护者,或许他更适合做一个渴饮敌血,饥餐虏肉的战士,或屠夫…… 但不论如何,这次屠杀都是他内心深处的一根毒刺,他压根不敢面对那种罪恶感,即使是他当了死亡骑士后也一直在思考那件事。(在寒冰王座的路上,他的头脑里回响的对话也还是绕着那件事.)虽不敢说他是后悔,但至少也是极度地内疚。这种感觉很奇特,就像你在饿极了的时候,吃了一只癞蛤蟆保命,事后虽然不后悔,但臭味却是无法消除的。也许正是这种无法承受的负疚感令他舍生忘死地去北方杀梅尔甘尼斯.也许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赎他的罪。 随后的发展中,阿尔塞斯已经明显地麻木了,所谓虱子多了不咬,连城都屠了,那矮人和佣兵的死还算得什么?在他看来,唯一的赎罪方式就是杀了玛尔甘尼斯,只要杀了梅尔甘尼斯,灭了不死族,那么所有的过错就都是可以被宽恕和理解的了。 可惜命运连最后的赎罪机会也没给他,当他神昏智散地拔出霜之哀伤刺向他父王时,一切都完了。但总觉得阿尔塞斯变成死亡骑士之后如此好杀(在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中,不死族战役的第一章,竟然是阿尔萨斯下令屠杀人族难民!这些人以前都是他的子民啊!),与其说是其本性凶残,还不如说是一种逃避,或是一种破罐破摔。尽管他站在永恒森林边回忆童年,尽管当圣骑士们指责他弑父叛国时他黯然无语,但这些却都已无法挽回了。既然无法挽回,不如索性一杀,用血把自己灌醉,也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许只有这样才更像一个不死族…… 在游戏的最后,阿尔塞斯孤零零的一个人,佝偻着腰,艰难地在冰封王座的山路上步履蹒跚地挪动着.在他身上,我找不出丝毫胜利的喜悦,也看不出傲视群雄的万丈豪情,甚至看不出一点点不死王者的嚣张气焰,我只看到一个被宿命和诅咒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正疲惫不堪地被拖向命运的终点.他的脑海中反反覆覆地重复着那些痛苦而无奈的回忆,正是他一生的悲剧……  
    
  英雄末路:  
  1,圣光之愿礼拜堂:巫妖王阿尔萨斯以大领主达利安•莫格莱尼及其属下死亡骑士团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欲将其地下数千英魂转化为亡灵势力,就在拜堂失守之时,传奇圣骑士提里奥•弗丁附带圣光把进攻的亡灵全消灭,并展开了与达利安•莫格莱尼展开了对话,使达利安•莫格莱尼知道了父亲对自己的期望以及对亡灵的痛恨,随之大领主摆脱了巫妖王的控制并了解到巫妖王其实是在利用他们,牺牲他们,随即巫妖王阿尔萨斯披挂出现,达利安•莫格莱尼带着堕落的灰烬使者全力杀向巫妖王但实力悬殊,被阿尔萨斯轻松弹开,  
  达利安•莫格莱尼把灰烬使者抛给了圣骑士,瞬间圣光灌注堕落的灰烬使者,使之得到了净化,当年使天灾闻风丧胆的灰烬使者又回来啦,提里奥•弗丁提着新生的灰烬劈向巫妖王,把阿尔萨斯的心脏劈伤了,使之不得不撤退。最后提里奥•弗丁所率领的白银之手骑士团与礼拜堂的银色黎明组成了声势浩大的银色北伐军,展开了讨伐阿尔萨斯的最后一战!  
  2,天谴之门事变:由以暴风城摄政王伯瓦尔•弗塔根公爵的联盟以及小萨鲁法尔的部落前线远征联军并肩作战,兵临天谴之门。巫妖王阿尔萨斯出场,用霜之哀伤轻松斩杀突进的小萨鲁法尔并吸走了他的灵魂。正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却遭到了希尔瓦娜斯部下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的计谋设计,与之共谋的皇家药剂师协会大药剂师普特雷斯来到现场投出终于研制成功的瘟疫大杀器,无论亡灵还是生灵都统统杀死,即使强大的巫妖王阿尔萨斯也要受到很大的伤害,其兵力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巫妖王最后不得不退回冰封王座。伯瓦尔•弗塔根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倒下,联盟与部落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最后红龙女王发现天谴之门毒性漫延的相当严重,若不加以平息,整个北裂境恐将成为一片死亡世界,便派出红龙以强大的龙息吐息焚烧天谴之门的瘟疫。ps:而伯瓦尔•弗塔根本人没死,但其灵魂无时不受到阿尔萨斯的侵害,他的身体也受尽瘟疫以及红龙火焰的摧残,已经形成亡灵的模样。此事也令联盟与部落之间就很脆弱的纽带郁郁破碎,加深两大阵营之间的隔阂。  
  3,冰封王冠弑君之战:最后由大领主提里奥•弗丁为首的银色北伐军以及联盟部落联军与跟众生结下大仇的巫妖王阿尔萨斯展开了最后而又最为恢弘的血战,最后提里奥•弗丁圣光迸发,奋力跃起用灰烬使者斩断了罪恶之剑霜之哀伤,这一击也把阿尔萨斯打倒了。之后被困在霜之哀伤里的万千冤魂得以解脱,画面转移到泰瑞纳斯国王以及阿尔萨斯身上,闪烁在阿尔萨斯眼上数年的无情寒光最终褪去,阿尔萨斯恢复到原来坚毅的眼光,只是多了命运的苦命以及岁月带来的悲伤,甚至是在巨大责任之下而无人能理解的无奈,在泰瑞纳斯国王的开导下阿尔萨斯只导出一句“我知道,在我面前只有黑暗……”便扎气西归,而泰瑞纳斯国王说到没有巫妖王的控制,亡灵天灾会如程序终端设置般涌向艾泽拉斯世界,到时候世界就要毁灭啦,因此必须要有新的巫妖王作为控制天灾的媒介一直下去……后消散褪去了,提里奥•弗丁人捡起象征巫妖王力量的头盔并认为这个人就是自己时候,消失多时的公爵伯瓦尔•弗塔根突然坐到冰封王冠上并说那不是提里奥•弗丁的命运,因为他是大英雄,而自己饱受红龙火焰的燃烧,已经不能活在活人世界,伯瓦尔•弗塔根要让人们知道天灾亡灵的恶行以及今天冰封王冠的血战,自己必须被遗忘,而巫妖王也“死”了。在被提里奥•弗丁加冕头盔之后,地动山摇,昔日褐色的头盔因为新主人而变成火橙色,巫妖王的眼睛也再次燃烧起来,只不过已经变成了火了,巫妖王伯瓦尔•弗塔根随之将自己冰封起来并命令大领主提里奥•弗丁离开并别再回来……  
  缅怀王子,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得到自由,不再受到任何伤害(回味王子的人生轨迹)———  
  阿尔萨斯得到了解脱啦,王子苦命的一生终于得到了解放,昔日身负重任并没有退却,在击退兽人后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多了一份责任,更加乐忠于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在面对小TIMMY时,王子坚定从容,当他由人变为一只不会攻击人的食尸鬼时,母亲也被同类杀死,王子会怎么面对亡灵天灾?他誓死要歼灭天灾,但这只是一个阴谋,就是一个把王子引向堕落,最终与自己当初的道路越走越远的陷阱……在安多哈尔,阿尔萨斯如愿的杀死了肆意传播诅咒神教的克尔苏加德,但目睹自己的人民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的落入亡灵天灾的势力,又在面对被认为‘疯子’的先知麦迪文时,阿尔萨斯王子势高气大,发誓不离开洛丹伦,与亡灵天灾奋战到底。这个时候要是细心的人都会看到,麦迪文跟阿尔萨斯说:“你杀死你更多的敌人,只会把你的人民更快的交到恶魔手中,而阿尔萨斯置之不理,其实麦迪文是对的,当他用霜之哀伤杀死梅尔甘尼斯之后,他就被铸造霜之哀伤的人—巫妖王控制了,最后弑父叛国,带领天灾军团入侵他的家乡—洛丹伦,如果阿尔萨斯当时听从他父亲的话,撤退洛丹伦,如果阿尔萨斯不固执的想杀梅尔甘尼斯,如果阿尔萨斯不如果他不拿霜之哀伤,那么后来天灾军团入侵洛丹伦还会这么顺利吗?阿尔萨斯为了自己一心复仇的行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自己的家乡被天灾军团占领,不仅如此,还有自己的灵魂被巫妖王控制,甚至最后于巫妖王合为一体,难道这都是阿尔萨斯本来的心愿?如果他当初听了麦迪文的话,事情远远不会是这个结局。在赶往北方重镇斯坦索姆同时,阿尔萨斯面对因吃掉受瘟疫污染的粮食而变成横尸走肉的人民,他害怕过,但责任心使他更坚定信念,也使他开始背叛圣光,为了消灭天灾而不择手段,这时斯坦索姆正是瘟疫横行的灾镇,被说成是幕后主谋的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正在此地等待阿尔萨斯,其实是受到天灾主人巫妖王耐奥祖之命引诱阿尔萨斯罢了……梅尔甘尼斯把城民转化成僵尸,阿尔萨斯心急,下令屠城,然以未来洛丹伦之王之命下令乌瑟尔屠城净化斯坦索姆,却遭到了无知而固执的乌瑟尔,这时阿尔萨斯就以未来洛丹伦之王的身份解除了乌瑟尔白银之手骑士团首领的身份,并夺取了乌瑟尔圣骑士的封号,这是阿尔萨斯突然发现爱人吉安娜的反对,在面对恩师以及恋人的背叛,阿尔萨斯在雨中独自担起了大任,挥泪屠城……而梅尔甘尼斯没有与阿尔萨斯过多纠缠,放言阿尔萨斯若想打败自己就去诺森德后消失,而阿尔萨斯获得这一场可悲的胜利,自己也开始堕落啦……  
  在前往诺森德后,阿尔萨斯焚毁了回去的船,并回绝了父王的命令,似乎下定决心消灭亡灵,其实……在找到了同在诺森德的穆拉丁•铜须,及自己小时候的老师以及朋友,并帮解脱亡灵天灾的围困后,阿尔萨斯惊讶于这死气沉沉的冰冷大陆上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天灾势力,俨然如天灾的大本营(其实就是),并从穆拉丁口中得到有霜之哀伤—一把神秘而拥有无穷力量的“神剑”(倒不如说魔剑),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并与穆拉丁展开了探剑之旅,在战胜前来警告的恶魔后,穆拉丁与阿尔萨斯来到了冰封着霜之哀伤的祭台上,穆拉丁却发现其实是一柄被诅咒的魔剑,并要求阿尔萨斯赶快离开,与自己的战士赶回洛丹伦。但被复仇掩盖双眼的阿尔萨斯不顾一切,一瞬间背弃圣光,朗诵咒语解开了魔剑的封印并丢下了自己的武器拔起霜之哀伤,魔剑的能量冲击也击倒了穆拉丁,然而穆拉丁就这样死去了……  
  回到大营的阿尔萨斯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重新组织军队后,阿尔萨斯挥动霜之哀伤消灭了所有前来进犯的亡灵并杀死了正在为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而得意的梅尔甘尼斯,随后漫步在在漫无目的漫游在茫茫的冰原上,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喜悦,也面无表情,只有旅途后的疲惫和对前途的无知罢了,日夜受到剑里黑暗声音的煎熬,自己最后的一份人性都没有,阿尔萨斯堕落完成……  
  三个月后,阿尔萨斯以巫妖王手下最强死亡骑士的身份重返洛丹伦,就在全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时,阿尔萨斯用魔剑刺杀了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并发动了对洛丹伦的全面侵略,洛丹伦一瞬间成为了人间地狱……吉安娜此时就在逃亡的路上……  
  为了复活克尔苏加德,阿尔萨斯在安多哈尔附近杀死了恩师乌瑟尔并夺走了父亲的骨灰瓮,阿尔萨斯随即踏平了上层精灵(后来他们自称血精灵)故乡奎尔萨拉斯,并把首席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转化为女妖之王,随后在太阳之井复活了克尔苏加德,使之获得巫妖王的新力量而成为巫妖。接着阿尔萨斯侵略达拉然,杀死了安东尼达斯及其兄弟,夺走了麦迪文之书,随后克尔苏加德召唤污染者阿克蒙德来到艾泽拉斯世界,阿克蒙德用怒火把达拉然移为废墟……  
  随后阿尔萨斯诱惑伊利丹•怒风偷窃了古尔丹头骨使之成为异常强大的恶魔,阿尔萨斯加入海加尔山一战,最终战败后退还洛丹伦,对洛丹伦残存的人类势力作最后清算与以三恐惧魔王展开了轮战,最后因为伊利丹受命于基尔加丹破坏冰封王冠而导致巫妖王耐奥祖力量损失,由于阿尔萨斯的力量来自于耐奥祖,因此阿尔萨斯对部下亡灵的控制能力下降,导致了以希尔瓦娜斯为首的部分亡灵恢复了自主意识,在返回诺森德救主途中阿尔萨斯遭到了希尔瓦娜斯的伏击,在克尔苏加德的帮忙下希尔瓦娜斯见势逃跑并发誓不会放过阿尔萨斯……  
  随后阿尔萨斯再次遭到恐惧魔王的伏击,经过一番艰险才返回诺森德,在诺森德,阿尔萨斯面对伊利丹娜迦以及血精灵的领军的攻击,最后在原远古蜘蛛国王,现地穴领主阿努巴拉克的帮助下最终打败了亲自前来破坏王座的伊利丹并用霜之哀伤击破冰封王座,戴上了象征巫妖王的头冠成为了新巫妖王,耐奥祖兴奋地喊道:“Now,we are one!”后阿尔萨斯陷入数年的昏睡,没人知道期间巫妖王体内发生了什么事,并不知道巫妖王再次醒来时是耐奥祖+阿尔萨斯还是阿尔萨斯或者耐奥祖的独立意识,天灾之中的人们只知道巫妖王阿尔萨斯用魔剑刺破冰原,召唤了强大的冰龙之后,人们说那曾经是蓝龙之王玛利苟斯曾经的配偶,现在她只有复仇,只有新主人巫妖王阿尔萨斯使其信任……现在阿尔萨斯正盘坐在冰封王座上指挥天灾重建冰封城堡并策划对艾泽拉斯的侵略,他也似乎在等待强大对手的出现…… 
分享:
标签: 阿尔萨斯再 巫妖王 混乱之治 | 收藏
参考资料:
[1] 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